<tbody id="hpvcy"><pre id="hpvcy"><dl id="hpvcy"></dl></pre></tbody>

    長三角“千億俱樂部”再擴容 城市群輻射作用大

    發布日期:2022-04-29      字號:[特大 ]

      在2022年中央一號文件中,“縣域”一詞共出現14次,其中明確提到,“大力發展縣域富民產業。支持大中城市疏解產業向縣域延伸,引導產業有序梯度轉移。大力發展縣域范圍內比較優勢明顯、帶動農業農村能力強、就業容量大的產業,推動形成‘一縣一業’發展格局。”

      縣域是統籌城鄉發展的基本單元,是區域發展的基石。推動縣域經濟高質量發展更是提高區域經濟整體實力和綜合競爭力、加快推動區域全面振興的必然要求。

      近日,長三角各縣(市)2021年主要經濟數據相繼發布,2021年GDP突破1000億元的千億縣名單也陸續出爐。據人民網浙江頻道統計,2021年長三角新增兩個千億縣,總數達到27個(除去市轄區),GDP總量達4.2萬億元,以不到全國陸地國土面積的0.4%,貢獻了全國3.71%的GDP。

      在2021年長三角“千億縣”名單中,江蘇的千億縣有17個,浙江有9個,安徽也誕生了首個千億縣——合肥市肥西縣。在這些千億縣中,誰跑得最快、最具潛力?誰的實力最強?“優等生”們又面臨著怎樣的競爭與瓶頸?

      長三角迎來兩位千億縣“新生”

      在長三角地區,蘇浙皖三省共有152個縣(市、區)。長三角地區在全國具有重要的經濟地位和戰略地位,其縣域經濟發展水平在全國也是名列前茅。因此,千億縣在長三角已是見慣不驚。

      2021年,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三周年。這一年,長三角也迎來了兩位千億縣“新生”——江蘇的興化市和安徽的肥西縣。

      從統計數據來看,2020年GDP處于900億元級的興化市不負眾望,在2021年以1020.94億元的GDP總量成功晉級千億縣。好成績有跡可循,在2021年8月發布的《2021中國縣域經濟百強研究》中,興化市位列百強縣第62名。此次GDP總量更是實現歷史性突破。

      第一產業增加值141.27億元,比上年增長3.1%;第二產業增加值397.5億元,比上年增長8.2%;第三產業增加值482.17億元,比上年增長12.6%。如果將2021年興化市1000多億元的新成績按照產業拆分,不難看出,服務業、旅游業等正成長為這座水鄉名城新的增長點。

      作為2021年長三角“黑馬”的安徽,2022年也首次出現了千億縣——肥西縣,其更是以13.7%的GDP增速,高出安徽全省5.4個百分點,在長三角所有縣域增速中排名第一。

      2020年肥西縣的GDP增速還只是5.7%,2021年就躍升至13.7%,經濟發展彰顯強勁動能。為啥肥西跑得最快?簡單來說,肥西地理位置好,且產業優勢明顯。

      “肥西經濟的快速崛起,核心在于產業升級,特別是工業升級。”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新經濟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明文彪表示,三次產業中,肥西增長最快的就是工業。這些年肥西引進落地了一批高新技術產業項目,在新能源汽車整車生產線、“三電”系統、IGBT芯片、智能傳感器等方面形成了產業集群,2021年僅新能源汽車產量增長1.3倍,發展勢頭非常好。肥西縣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明確提出,新的一年,肥西縣要快速提升產業能級,在增強區域競爭優勢上邁出更大步伐,要著力打造新能源汽車全鏈條、高端智能制造、大健康“三大戰新產業集群”,著力構建比較優勢明顯、集聚效應突出的現代產業體系。其中,“三大戰新產業集群”也與長三角縣域經濟前20強的產業高度吻合。

      從宏觀角度來看,作為縣域“優等生”和全省排頭兵,肥西處在長三角城市群增長最快的副中心城市的核心發展區域,有著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。面對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新機遇,肥西一直努力保持與合肥同頻共振,加速融入長三角一體化。

      2月19日,肥西縣委書記、縣長陳偉在開年的產業高質量發展大會上以“肥西,需要一場及時雨”開場。他表示,對于當前肥西的發展來講,無論從思想上還是行動上,非常需要來一場“及時雨”。值得關注的是,作為安徽省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的千億縣,肥西縣在長三角縣域排名為27位,其增速居長三角前30名縣域增速首位,而這樣的增速卻只讓肥西在長三角縣域的排名上升了1位,可見縣域間競爭的激烈。雖然進入“千億俱樂部”,但肥西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站上新的臺階,千億之后如何進一步發展,是肥西縣需要思考的問題。

      千億縣的目標,肥西已率先完成。那么,誰最有可能成為安徽下一座千億縣?明文彪認為,目前排在肥西后面的是肥東和長豐,這兩個縣區位條件都非常好,都享受著合肥大市的產業溢出和政策紅利。相比較來講,肥東的基數相對更高一些,目前是800多億元,是合肥對接滬蘇浙的東大門,因此有很大希望會在未來3至4年內GDP突破千億元。

      “蘇大強”獨攬長三角過半千億縣

      前十強江蘇上榜6地均來自蘇南

      對于縣市而言,地區生產總值超千億元,意味著經濟實力躍上新臺階。而千億元,對于一個縣來說是非常不易的。人民網浙江頻道了解到,目前中國有1800多個縣,GDP破千億元的只有42個,也就是說排名前2%的縣才能入選千億縣。這些縣當之無愧是全國縣域經濟的“模范生”,一般具有經濟活躍、產業興旺、人口集聚等共性特征,是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“干細胞”和“主引擎”。因此,一座縣GDP破千億元也是對于其經濟發展的重要肯定。

      縣域經濟是江蘇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。江蘇作為經濟強省,其2021年的縣域經濟成績再次博人眼球。從GDP規???,素有“蘇大強”之稱的江蘇仍是“大贏家”,長三角27個千億縣中江蘇占17個,獨攬長三角超半數的千億縣。不僅如此,在千億縣前10名中,江蘇的表現同樣十分搶眼,占據6席,并包攬三甲(昆山、江陰、張家港)。值得一提的是,2021年長三角經濟總量中超過3000億元的縣域,也僅有這三地。

      盡管江蘇縣域GDP均值高居首位,但縣域間存在兩級分化嚴重的現象。從江蘇的千億縣分布來看,按照蘇南(8個)、蘇中(7個)、蘇北(2個)的順序,數量由多變少,區位特征明顯。

      據人民網浙江頻道統計,長三角千億縣前十強中江蘇上榜6地均來自蘇南,蘇州下轄4縣市(昆山、張家港、常熟、太倉)、無錫下轄2縣市(江陰、宜興)全部進入前十榜單,并包攬前四,蘇南地區發展動能依然強勁。

      蘇中地區,高速發展的南通,也有4縣上榜,經濟總量則緊追太倉,未來潛力無限。其中,如皋2021年完成地區生產總值1432.41億元,啟東、海安分別完成1345.94億元、1343.09億元,如東實現1272.24億元。這4個縣市的經濟總量在伯仲之間,共同組成南通的“戰艦編隊”。此外,隨著興化市GDP總量首次破千億元,蘇中“千億戶”再添一員。

      蘇北地區,沭陽縣、邳州市上榜。其中,沭陽縣以1162.1億元的GDP總量,成為江蘇省最后上榜的4個千億縣中的領跑者。沭陽縣曾在“蘇北全面爭第一”征途上頻頻演繹“沭陽速度”,這個曾經的“打工大縣”,如今依托花木產業資源,吸引了超27.3萬人返鄉創業就業,更是連續多年力壓邳州,逐漸成為蘇北第一縣。

      一道長江,將蘇南蘇北一分為二。蘇北地區與蘇南、蘇中的發展差距明顯,是江蘇整體發展的短板。針對江蘇省南強北弱、兩極分化的現象,明文彪表示,江蘇南強北弱、兩極分化的特征主要是區位條件造成的。蘇南靠近上海,靠近市場經濟的最前沿,比較容易接受到溢出輻射,“蘇錫常”只需要出土地和人力,資金和技術都可以通過上海來引進,這是蘇北不具備的條件。“當然,在工業經濟向數字經濟轉型的階段,區位條件對經濟增長的作用可能會弱化,南北之間的經濟差距,也會逐步縮小甚至消失。”明文彪說。

      “優等生”的困惑與瓶頸

      綜觀榜單,“強者恒強”。“老熟臉”昆山市依靠堅守制造業、接軌大上海,依舊穩居榜首。而位列第五名的浙江慈溪則成為榜單前五中“非蘇籍”獨苗。

      2021年,浙江省除去市轄區,共有9座縣市生產總值破千億元。其中,慈溪市仍然高居榜首,2021年實現全市地區生產總值2379.17億元,是浙江省唯一GDP超2000億元的縣(市)。

      被稱為“家電之都”的慈溪,與青島、順德并稱中國三大家電生產基地,民營經濟十分活躍。此外,工業是慈溪“立市之本、強市之基”。從1978年的1.28億元增加到2021年的1357.88億元,作為我國傳統的工業強縣,慈溪的工業增加值在43年內增長了1061倍,更是躋身2021年中國工業百強縣(市)前五。

      近年來,慈溪始終走在家電、汽車零部件、基礎件等產業發展前列,不斷推動實現高端、智造、品牌三大轉型,助推制造業高質量發展。目前,慈溪有國家專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業30家,居浙江全省縣市首位。

      目前,浙江縣域(除去市轄區)前三強是慈溪、義烏和諸暨,這三地的GDP總量都在1500億元以上,慈溪已達到2400億元。“觀察一個地區的經濟潛力,一要看經濟增速,二要看人口增長。”明文彪表示,從這兩年的走勢看,慈溪不僅經濟增速快于寧波大市,人口也在快速涌入,所以慈溪應當最有希望成為浙江首個突破3000億元大關的縣。

      無論是長期占據全國“百強縣”榜單頭名的昆山,還是自2013年起始終位居浙江省千億縣首位的慈溪,作為縣域發展的“優等生”,兩地在長期霸榜的同時,是否也面臨著發展的困惑與瓶頸?在明文彪看來,目前縣域經濟的競爭確實越來越激烈。

      “昆山最大的挑戰是商務成本的急劇抬升。目前昆山市房價約2萬元,人口還在快速涌入,到了一定程度,勢必會引起部分企業外遷,這是需要警惕的。”明文彪說,而慈溪,問題和昆山正好相反,主要是產業規模過大和產業人才不足的矛盾。工業化的早中期,基本都是靠規模經濟和成本優勢,但到了現在這個階段,產品創新變得至關重要。而慈溪遠離大都市,對高端人才的吸引力還不夠。

      城市群輻射帶動作用大

      新一輪發展期,哪些縣域有望脫穎而出?

      2021年全國千億縣總數由38個擴容至42個,長三角地區占了五分之三。

      長三角縣域經濟發展的關鍵因素是什么?明文彪認為,其發達來源于市場機制的充分發揮。這個市場機制既有內部的,如浙江省直管縣的體制,最大限度釋放了塊狀經濟和民營經濟的發展活力;也有外部的,像江蘇的外資引入,通過鼓勵引進外資的技術、管理方式,倒逼本地民營企業轉型升級,所有制結構也不斷得到調整。

      此外,長三角的縣域經濟發達,長三角千億縣榜單中長三角城市群的縣(市)比重較大。城市群的輻射帶動作用對縣域經濟的發展影響很大,這一點,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江蘇昆山。

      在昆山“十四五”布局中,“上海”二字出現了16次。在長三角龍頭上海的輻射作用下,昆山也一直努力將“雙城”變“同城”,積極融合到“大虹橋”的板塊中,在避免“虹吸”效應的同時,尋求擴大合作空間。

      在浙江,與上海距離最近的寧波、嘉興,縣域經濟發展也愈加平衡。浙江省9個千億縣中,寧波有2個,嘉興也占兩席。值得一提的是,慈溪地處杭州灣南岸,是寧波距紹興、杭州最近的區域。此外,慈溪地勢平緩、交通便利,是寧波前往紹興、杭州的必經之地,因此,慈溪也成為寧波與紹興一體化發展的核心區。

      新一輪發展期,長三角地區哪些縣域有望脫穎而出?這依然離不開城市群的輻射帶動。“例如前面提到的合肥的肥西、肥東,杭州周邊的海寧、桐鄉、德清等,一方面,相對核心城市,這些地方的要素成本更低;另一方面,軌道交通的發展讓這些縣域的通勤時間也在縮短,人流、物流、資金流的交互會更加便捷。”明文彪表示,城市郊區化、都市區一體化是目前長三角區域的一個重要趨勢,因此未來毗鄰大都市核心區的周邊縣域將會最早受惠。

      針對長三角縣域經濟的未來發展,明文彪指出,一是要搶抓城市郊區化擴散紅利,在郊區化的過程中防止房地產化,降低土地、人力、能耗等要素成本,以最低商務成本和最優服務環境承接溢出;二是要順應數字化趨勢,工業時代和數字時代的一個最重要區別是,物理空間的阻隔可以被數據空間的優勢所彌補,因此區位條件不好的縣域也可以有自己的空間,關鍵是要提前布局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,政府也要盡快轉變到數字治理思維上來。

    18禁人看免费无遮挡网站
    <tbody id="hpvcy"><pre id="hpvcy"><dl id="hpvcy"></dl></pre></tbody>